保加利亚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到477例 累计死亡12例


3月29日,红星新闻记者从王先生处了解,经相关部门协调,3月27日、29日,先后有三位协和医院专家医生去中山医院为王忠做了会诊,目前尚未拿到会诊意见。

“今年疫情刚爆发的时候,父亲舌头就开始出现淀粉样变性,口腔溃疡,浑身关节剧痛,四肢肌肉萎缩,无法独自站立。”王先生回忆,当时自己便开始找医院做治疗,但那时连透析的医院都很难找,因为疫情严重,很多医院被征用为新冠肺炎定点医院,最终联系到武汉市普仁医院 ,“但那边治疗不了我父亲的原发性基础病,只能做透析。”

该工作人员还称,像王忠类似的情况也有存在,“有些病人本身就有原发性基础病比较严重的病,但因为得了新冠肺炎,造成救治比较困难。疫情导致整个武汉一些正常的病人,需要做手术的现在都非常难,因为大多数医院手术室还没开,做手术风险太高”。

境外输入第34例,男,55岁,中国籍,居住地法国巴黎。该患者自法国巴黎乘坐航班(CA934),于3月29日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入境时体温36.2℃,申报有发热、肌肉酸痛等症状,海关检疫排查后转送至宁河区格林豪泰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30日咽拭子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经天津市专家组确诊为天津境外输入病例,分型待定;现正在转往海河医院,有关流行病学调查正在进行中。

“父亲出院后直接被拉到湖北省中山医院,我和母亲解除隔离准备去接他时,被告知父亲还要隔离14天。”王先生称因为中山医院是一家综合性医院,只能保证基本的透析和治疗,无法治疗父亲的原发性基础病,他担心父亲的病症会在这期间继续恶化下去。

患者在协和医院核酸检测、抗体检测阴性

硚口区卫健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卫健局一直和家属在积极沟通,经了解,王忠属于硚口区指挥部从定点医院武汉市肺科医院转到湖北省中山医院隔离的,“中山医院是一家综合性医院,基本的透析还是在做,但因王忠隔离期未满,现在转院不合规,而且别的非新冠定点医院也会拒绝收治,情况确实很麻烦”。

“这个病到晚期的时候,疼痛特别强烈,我们想象不到的那种,是骨头的那种疼。睡不好也吃不好,人也特别痛苦。”王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一直在为父能否早日解除隔离去专科医院就诊而努力,但“隔离期未结束,没有医院会接收。”

协和医院专家已展开会诊

境外输入第37例,男,55岁,中国籍,居住地西班牙巴塞罗那。该患者自法国巴黎乘坐航班(CA934),于3月29日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入境时体温36.3℃,申报无症状,海关检疫排查后转送至宁河区芦台春宾馆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30日咽拭子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经天津市专家组确诊为天津境外输入病例,分型待定;现正在转往海河医院,有关流行病学调查正在进行中。